泽南门户网站
首页 时事 教育 汽车 旅游 军事 国际 财经 文化 综合 社会 科技 娱乐 体育 健康养生
泽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泽南门户网站 » 文化 » 博尔赫斯:相比平庸的教授,他宁愿和聪明的流氓交谈
博尔赫斯:相比平庸的教授,他宁愿和聪明的流氓交谈
日期:2019-11-16 13:57:56   阅读:3577

写作|东子木

博尔赫斯有一些被批评的政治立场和主张,但他认为这种立场是“作家最不重要的方面”,而政治立场是“最不幸的人类活动”。他还说,没有人能指责他过去支持希特勒或庇隆。"博尔赫斯的世界完全由语言构建,很少涉及音乐、颜色或形状."曼·古尔写道,“他的工作是文学。”

在这本书的序言中,作家宋钊一针见血地打破了许多人对博尔赫斯的迷恋:许多人喜欢和媒体一起把博尔赫斯塑造成文学传奇。人们坚持迷恋的其实只是一些手势和语调。对他们来说,博尔赫斯“就像一个戴着奇怪面具、低调的贵宾,他们在化装舞会上相遇”。他们热情地谈论着关于他的一切,但从来不听他的声音或凝视他的话语。”而《与博尔赫斯在一起》的作者阿尔韦托·曼恩·古尔(Alberto Mann Gouel)却是一个真正能够观察、理解博尔赫斯并与之沉默交谈的人。

当前书目

《与博尔赫斯》,作者(加拿大)阿尔韦托·曼戈尔(Alveto ManGouel),译者:李卓群,版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7月

像《与博尔赫斯》的作者博尔赫斯一样,阿尔贝托·曼恩·古尔也是一名专业读者。当曼·古尔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是博尔赫斯的“读者”。他们相识的故事可以追溯到1964年。那时,博尔赫斯,一位60多岁的作家,双目失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家书店,他找到一名16岁的店员,问他是否有兴趣兼职为他读书。

这个男孩叫阿尔韦托·曼古埃尔(Alberto ManGouel),后来成为世界著名的作家和藏书家。

我喜欢阅读阿尔韦托·曼戈尔的作品。他谈论书籍时很放松,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样。《苏格兰周刊》说:“阿尔贝托·曼戈埃尔就是阅读卡萨诺瓦对于性的意义。”。这是一个美妙的赞美。

《与博尔赫斯》是一本关于博尔赫斯回忆录的书。曼·古尔回忆起与博尔赫斯在一起的日子,记录和思考博尔赫斯的日常生活、他独特的写作风格、阅读偏好、对其他作家的评论、他渊博的知识、怪癖和孤独...这本书的序言也很好看,是由作家宋钊写的。他说这本薄薄的回忆录既没有为博尔赫斯写传记的野心,也没有写文学评论的意图,而是从他的前任博尔赫斯那里学会了超然、冷静和克制。事实上,博尔赫斯不可能有一本真正的传记,因为博尔赫斯的日常生活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他的阅读和写作所瓦解,甚至吞噬。换句话说,博尔赫斯的日常生活只是他写作和阅读活动留下的遗物。

《与博尔赫斯在一起》这本书选择了双线结构,作者曼恩·古尔一半是对那些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场景的简明描述,仿佛只是默默地看着博尔赫斯,写下他所看到的一切;另一半是反思和评论与博尔赫斯的阅读、写作和思维密切相关的人和事。在这个时候,他不仅是一个前任的礼物,也是一个可以和博尔赫斯平等交谈的作家。

在曼·古尔的最初印象中,博尔赫斯的公寓似乎存在于时间之外,并且在博尔赫斯的时代是通过文学经验建造的。博尔赫斯的管家为家庭创造了一种舒适的疏离感。这里,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很少出现。

博尔赫斯有句名言,天堂是“图书馆的样子”,但是他自己的小图书馆太小了,每个人都很失望。书架的开头是百科全书和字典。博尔赫斯在百科全书的地图上了解了河流,并在介绍中发现了宝藏。拉丁美洲最完整的英语和冰岛文学在博尔赫斯卧室的小书架上。

盲人博尔赫斯知道他书架上每本书的位置。他是一个无序的读者。有时,他只喜欢阅读百科全书中的故事和条目的概要。

博尔赫斯30岁以来,眼病一直在恶化。博尔赫斯五十多岁,完全失明。他很久以前就知道他将失明,这是从他的家庭继承下来的。博尔赫斯会说这是上帝的“绝妙讽刺”,因为上帝同时给他“书籍和夜晚”。他还会通过弥尔顿和荷马这两位杰出的盲人诗人追溯历史。

然而,博尔赫斯记得一切。他不需要手里拿着一本书就能清楚地记住他写的每一件事:虽然他总是说这些作品属于被遗忘的过去,但他能背诵他创作的每一篇文章,这常常让听众感到惊讶。

与许多作家不同,博尔赫斯认为他首先是一个读者。他最想读的是他周围其他人的作品。

他哀叹失明和年老是孤独的不同方式。失明把他封闭在一个孤独的房间里,创作出来得太迟的作品。他将把要写在脑子里的句子构造出来。一旦语言组织好了,他会用口头方式告诉周围的第一个人。

博尔赫斯对语言的使用主要来自于他的阅读和翻译,而其他的则来自于日常聊天,比如在咖啡桌上聊天或者朋友间的晚餐。在阿根廷,人们似乎生来就能说得很好,并能赋予语言以活力。在其他国家和社会,关于一杯咖啡的哲学讨论可能被认为是自命不凡或无聊的,但在阿根廷却不是。他们用幽默和天真的态度来讨论人类永恒的伟大命题。

博尔赫斯无法忍受愚蠢。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个非常平庸无聊的大学教授,然后他说,“我宁愿和一个聪明的流氓说话。”

博尔赫斯对需要感知的世界有一种特殊的蔑视,除了阅读经验。对他来说,阅读是使他成为一个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成为的人的一种方式和手段:一个勇敢而充满激情的人,一个伟大的爱人和一个勇敢的战士。对他来说,阅读像泛神论一样是一种运气。这也是为什么曼恩·古尔说:“博尔赫斯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梦想家。”

作者:董子木;

编辑:张婷;

校对:翟永军

上海快3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彩票网 特区彩票网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热点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hola1600.com 泽南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